济群教育校训
点击查看更多每日学堂内容
在线报名
更多视频

英政府出资数百万英镑雇用私人家庭教师,为中小学生补课

文章来源:吉林市济群培训    发布时间:2020-06-19   浏览次数: 44

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,各国中小学生因学校停课不得不长时间待在家里,他们的学业让家长和老师们都很焦虑。英国上千名儿科专家本周发表公开信警告说,封锁可能会“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带来伤害”。为此,英国政府18日公布了面对中小学生的“补课计划”——给他们提供数百万英镑补课资金,雇用数千名私人家庭教师提供一对一或者小组辅导。

新华社资料图 乔恩·休珀 摄

英国《每日邮报》17日报道称,英国政府正在敲定计划,以帮助那些自学校关闭以来错失学习机会的中小学生。该计划包括为每天放学后的补课提供数百万英镑资金,以此帮助那些学业落后的学生。政府将通过中小学向有资格的机构聘请数千名私人家教,面对面或远程为所有年龄段的学生提供辅导课程。贫困地区的少年将优先享受这些资金和服务。英国《卫报》17日报道说,内阁大臣们认为,孩子们不太可能在夏季弥补失去的学校教育,所以补习计划将从下个学期开始,持续一年时间。

疫情期间英国政府处理儿童教育问题备受诟病。为此,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17日承诺,将采取“大规模跟进行动”,努力将封锁对儿童教育的影响降至最低。这些行动除了家教补课,还包括8月份在学校举办的一些夏令营活动。夏令营更有可能侧重于体育、艺术和公民意识,而不是学业,目的是让在疫情期间被关在家里的学生提高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。

为遏制新冠疫情蔓延,英国中小学3月份开始停课。据英国《泰晤士报》17日报道,伦敦大学教育学院4月最后两周对英国4559户家庭展开调查,得出的结论是,自停课以来,有200万名中小学生每天不学习或学习不足1小时,占英国中小学生总数1/5。调查显示,停课后每名中小学生平均每天在家学习2.5小时,只有17%的学生日均学习时长超过4小时。另外,31%私立学校每天提供至少4小时线上课程,公立学校中只有6%提供同等时长的线上课程。

调查报告主要作者弗朗西斯·格林认为,调查结果描绘出学生们在家落下课程、很少学习的“悲惨画面”。他认为,学校关闭以及部分复课对一代孩子的教育发展构成潜在威胁,这代人全体都遭受损失。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17日报道称,1500名儿科专家本周签署一封公开信,警告政府必须让学生们重返校园,否则可能会“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带来伤害”。公开信说,“学校不仅仅是学习的地方,它还是公共卫生服务、安全保卫和其他举措的重要连接点。这包括获得心理健康支持、疫苗接种、特殊治疗、免费校餐、体育活动,以及帮助孩子们获得人生最佳开端的早期服务。”

需要照顾的不只是中小学生。包括英国王子查尔斯在内的政治精英担心,新冠疫情对年轻人的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。他创办的青年慈善机构“王子信托基金”设立了一个救济基金,支持那些努力应对失业和新冠疫情带来的其他变化的年轻人。查尔斯17日告诉《每日电讯报》,“在经济困难时期,受影响最严重的往往是年轻人。我们知道,很多25岁以下的年轻人在酒店业和旅游业等行业工作,他们首当其冲。”他警告说,年轻人失业可能对心理健康造成影响,可能导致贫困和无家可归。查尔斯补充道,“44年前,当我成立信托基金时,年轻人面临的失业和缺乏支持的问题非常严重。现在,我担心这些问题已经从严重变成了潜在的破坏性。”伦敦大学学院的最新新冠疫情社会调查发现,收入最低的人和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待在家里的时间最多,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孤独、焦虑和抑郁的风险。

此外,英国政府15日宣布采纳曼联前锋拉什福德的建议,决定拨款1.2亿英镑,在疫情期间继续为弱势儿童提供免费食物。英国住房、社区与地方政府事务大臣詹瑞克此前已经宣布,政府将再投入7600万英镑,用于在疫情期间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帮助和保障,这包括帮助家暴或性虐受害者、弱势儿童及其家庭以及被非法奴役的劳工等。

延展阅读:

“这是我从教生涯中最具挑战的时刻”——一名英国小学校长的复课难题

埃米莉·普罗菲特今年1月份出任英格兰斯塔福德郡库珀·佩里小学校长时,受到全校230多名学生的欢迎。在3月底英国学校因新冠疫情关闭前,学校每日例会的规模都是200多人。但如今,尽管学校按政府要求已重新开放半个月,普罗菲特每天在例会上看到的返校学生总数依然不超过10个。

“这是我从教生涯中最具挑战的时刻。”有多年老师和校长经验的普罗菲特近日告诉新华社记者,“学校的老师和管理者正在经历新冠疫情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,而我们对此没有任何经验或准备。”

根据英国政府的“解封”计划,英格兰地区小学从6月1日开始分阶段复课,首批可以返校的包括学前班、一年级和六年级学生。“但我校大多数家长都选择暂不把孩子送回学校。”普罗菲特说,英国病例数字仍居高不下,政府对复课缺乏统一明确的安排,再加上暑假很快就要到来,这些因素都让家长们对早复课并不热衷。

英国国家教育研究基金会本月初的一项调查显示,近半数英国家庭表示不会现在就让孩子返校,而是继续居家学习。

库珀·佩里小学空间并不宽敞,为保证课堂间距,学校重新布置教室,把课桌摆成“L”形,但这意味着一个原本可坐30个学生的6年级教室目前最多只能容纳8个孩子。

室外活动也要重新设计和考量。“和高年级学生相比,低年级儿童很难保持社交距离,尤其当他们在室外活动时,自然而然就会玩到一起。我们没法杜绝这种情况,只能反复叮嘱他们避免接触,减少这种情况出现。”普罗菲特说。

罗奇也直言,英国政府制定的两米人际间距规则在许多英国学校里“行不通”,这迫使校方必须寻找替代解决方案。比如,一些小学把返校孩子和老师分组,每组成员固定,无论是课堂学习、午餐还是室外运动,只能和同组成员互动,从而降低感染的风险。

“但这就是可持续的好办法吗?只有在学校有足够空间、足够教师数量开展小组教学的情况下才可能持续。”他无奈地说。

而即便学校尽力调整以适应防疫需求,复课后的教学质量也还要打个问号。部分学校复课后因为空间和师资有限,不得不缩短上课时间。一些小学的课时从全天变成半天,本周开始复课的部分中学生在校学习时间每天只有一个小时。

他呼吁英国政府加大对学校的扶持,以帮助更多学生尽快重返学校。“政府必须对学校全面复课承担责任。无论是逐步完成还是一步到位,政府都需要制定有效的路线图。”

来源:北晚新视觉综合 央视新闻 新华网